分类
2022比利时队世界杯在线入口

英格兰中世纪晚期的城市衰落为何没有引发社会动乱?

城堡是中世纪的重要建筑之一,建筑的主要功能就是为社会生活服务,服务对象的物质生活要求和精神生活要求决定着建筑发展与变化的方向。建筑除了要适应社会生产关系的变化,满足当时人们的实际生活需求外,还要满足人们的审美要求和精神需要。

因此,城堡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文化层面的功能,反过来,中世纪社会的文化发展对城堡的演变也具有重要影响。

城堡的兴起从表面上看是当时各个国家受到外族入侵,政局不稳而造成的。在诺曼征服时期,是什么样的经济环境不仅使英格兰接受了威廉带来的欧陆封建制度,而且同时致使城堡在英国大量产生。

为了国家的安全和有效治理,国家必须要在以下三个方面有所作为:一是要有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以备战争之需;二是要有一套官僚机构及管理人员,对社会进行必要的日常治理活动;三是要有一种有效机制,在社会战乱动荡之际能够保护其成员的生命与财产安全。这三个方面无一不需要强大的国家财力的支持。

国家或王室没有经济实力做好这三方面工作,不等于社会就没有这三方面的需要,于是某种替代的产品就会应运而生,这就是西欧中世纪的封建制度。在诺曼征服前,城堡已经在欧陆存在 200 年之久了。毫无疑问,威廉身为诺曼底公爵也势必知晓城堡对政权分割的强化作用,然而为什么威廉仍然要将其带入英格兰呢?

可以说当时的经济背景是其关键因素。城堡建造需要大量资源,包括金钱、原料和劳工。尽管当时绝大多数城堡属于简易的丘堡,但数量的巨大也使得威廉想要在每个重要地区都建造由他控制的城堡也是不可能的。

在中世纪,尤其是在中世纪早期的西欧,庄园主的财富与对土地的占有表现出高度的一致性。占有和控制财富是私有社会形态下人的一种本能,而占有和控制财富的最有效方式是空间距离上的尽可能接近,对土地这种不动产而言,最为密切的接触无疑是居住其上,即方便利用,又有利于管控,同时居住在自己的领地上,增加心理安全感的功能不言而喻。

从庄园的这个原始词意上看,庄园中应当坐落一处高大的建筑,而且这个建筑就是庄园主的宅邸。在中世纪的封建社会中,这个建筑又通常表现为城堡的形式,可见城堡与庄园制度的关系。领主在领地建造城堡的直接起因可能是战乱与安全问题,但比较而言,和平时期也许更长一些。

无论战乱还是和平时期,一座座高大的城堡,庄严地矗立在庄园其他低矮、简陋的建筑中间,无疑是在以其地标性建筑的方式,向世人宣告领主的存在,无时不在地向觊觎者或附庸们提示谁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中世纪英格兰的大领主们通常占有广阔的地产,但这些地产往往分散各地,分成若干庄园来管理。在庄园之中,土地通常分为领主自营地、佃农份地和公共的林地草场。领主役使服劳役的佃农耕作自营地,同时雇用一些长工和短工。

佃农则以向领主提供劳役作为占有份地的条件。领主在庄园的收入包括自营地产品、佃农交纳的地租、杂费以及庄园法庭征收的罚金等。当然,“庄园制的崩溃必然还有来自外部的一些利害关系:此即新兴的城市阶级的市场利益。市民阶级希望庄园制衰退及瓦解,因为庄园的存在限制了他们发展市场的机会。

城市及经济政策与庄园制之间的对立,并不在于一方是自然经济,而另一方是货币经济。因为庄园在极大的程度上也是为市场而生产的,没有了市场机会,领主即无法向农民收取货币贡纳。

但是庄园制,就以佃农需承担的强制劳役和纳贡的事实而言,对于农村人口的购买力确以构成一种障碍,因为它使农民不能将全部劳动力投入为市场生产,因而也无法扩大自身的购买力。

因此,城市市民阶级的利益与领主阶级的利益是对立的。此外,日益发展的资本主义需要自由劳动力市场,而最初的纯资本主义企业为了避免行会的干扰,只能设法利用农村的劳动力,可是庄园制却将农民束缚于土地,遂妨碍了自由劳动力市场的建立。

西欧回到货币时代,在中世纪西欧的社会发展进程中具有重要意义,概括地说,它使人们的生产活动和生活突破了狭小的天地。

因为在缺少货币的社会,人们积累的是实物财富,而实物财富的转移相对困难,这必然会限制人们行动的自由,人们的思想也多受禁锢;而货币出现以后,人们的活动领域得到了很大的扩展,人们的思想也就不再受某一地区传统习俗及偏见的束缚,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对商品生产的扩大,思想文化的进步产生了积极的作用。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人们可以利用货币去进行财富的积累和承袭,这就激发了人们创造财富的无限欲望,随之而来的,它为扩大再生产创造了条件。没有货币的出现,就没有资本的积累和社会资本的利用。

中世纪末期,商品经济发展所引起的大范围开放式贸易活动,摧毁了以城堡为中心的自给自足的庄园制小型经济体。庄园经济最大的特点是它具有一定的区域性,以城堡或领主住宅为中心,其周边的一切活动基本都围绕着它进行。如为城堡主生产、供应农副产品,或在城堡附近的定期性集市上进行贸易活动。

即使有距离稍远的贸易活动,也是次数有限、规模不大。可以说在中世纪早期,城堡的存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和促进了当地经济。

但到了后期,无论是区域层面还是国家层面,远程贸易的需求大大增加了,更远距离、更大规模的市场大为增多,以城堡为中心的固态稳定的经济体要向散发式发展,这就需要水路和陆路交通的畅通,那些在它们附近而建的城堡和要塞有可能成为阻碍或制约市场发展的消极因素。

教会不仅能够用信仰和宗教组织居民形成相应的教区和单位,而且还拥有着财产权、税收权和司法权。约克大教堂、圣玛丽修道院以及圣伦纳德慈善救济院共同主宰了整个城市,特别是各个教堂的主教,他们是整个城市里除了国王之外最有钱有权的人。

当居民们有了司法纠纷需要解决时都由教会全权处理,而不受城市法庭的监管,但是随着城市政府的发展,城市权利受到教会自由的限制时,两者之间的矛盾一触即发。

约克教会享有众多的特权,成为城市生活中重要的一支力量。教会的特权使得教会可以免除城市的负担,教会不承担城市的公共事业而且不被收税,这就导致城市经济负担过重,引起市民阶层的不满。教会与城市之争主要涉及到三个方面,一是司法权之争,二是经济税收之争,三是地产之争。采取的手段则主要是国王的干涉调节和暴力冲突。

中世纪时期约克法庭众多,而教会有自身的教会法庭,在教会辖区内的公民受到教会法庭的庇护,司法审判都由教会法庭全权负责,城市法庭不能干涉和阻碍。约克有很多的独立的私人权限:在 1086 年约克大教堂获得的自由,随后圣玛丽教堂和圣伦纳德慈善救济院所取得的特权,他们都在城内城外有着大量的地产。

地产带来了丰厚的利益收入,不管是牧场还是房屋建筑,拥有着地产即意味着收入的全部归教会所有。城市政府因为教会的特权变得十分拮据,特别是经济衰落时期,为了城市经济的发展要求教会交出部分地产。而那些土地牧场都是属于教会的私人领地,教会不愿意也不可能无偿的交出来,久而久之两者之间的矛盾就爆发了。

中世纪国王会出于政治或经济方面的原因把特许状颁发给城市。但作为全国的最高统治者,他并不希望自治城市的权利过大,国王在特许状的内容付诸实际的过程中总是对城市横加干涉。中世纪晚期城市与城堡都随之衰落,根本所在与英格兰经济文明的前进和社会的进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